當前位置:南平市紀委監委?-?工作動態?-?宣傳工作
廬山雪遐思
2020-02-19 08:22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次數:
【字體大?。?SPAN>

廬山蘆林冬日 魏榮祥 攝

  

42年前,我從江西九江軍分區教導隊調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江西省廬山人民武裝部任職,與廬山結下了不解之緣。在廬山工作的3年時間里,廬山給我留下了諸多美好印象和回憶。其中,我盡情領略了別有韻味的廬山雪。

廬山雪景,年平均約為30天。降雪期,早的11月中旬就開始了,遲的可以延續到次年4月。廬山雪沒有分明的起止時間,多在每年的12月下旬到來年的2月底。春節前后的一段時間,是廬山觀賞雪景的黃金時段。記得有一年4月中旬,頭天還是陽光燦爛的廬山,次日一大早冷不防下了一場不小的雪。尚在廬山工作的我,欣然寫下一首小詩:“南國四月百花開,山寺雪花依舊白。百花雪花一樣美,點綴江山更多彩?!?/P>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3年后,我調離了廬山。先是在九江工作,后調回了福建。不論在九江,抑或在福建,多次在冬季“躍上蔥蘢四百旋”——重返廬山探親度假,又多次與廬山雪不期而遇。

印象中,廬山雪好比仙女下凡。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的雪花,給原本就難識其真面目的廬山,平添了不小的迷人度與神秘感。每當大雪過后,從海拔最高的漢陽峰,到詩人李白提及的香爐峰、五老峰;從龍首崖、錦繡谷,到三疊泉、含鄱口……廬山儼如冰雪世界,恰是冰天雪地,令人忘記了今夕是何年,分不清天上與人間。正因此,年年引得無數游客慕名前來欣賞雪景。

那年歲末,一場大雪飄然而降,廬山南北兩條公路全線封閉。為了趕回廬山與岳父等家人團聚,我和妻子背上一袋年貨,先從九江市區乘坐公交車,抵達廬山北麓蓮花洞,而后沿著好漢坡拾級而上。

好漢坡是廬山聞名的登山古道,險峻且陡峭,平時行走尚且不易,雪后路滑,加上不知深淺,不熟路況,稍有不慎,就會滑倒摔傷,甚至發生意外。年輕的我們,時而艱難地攀登,時而歇腳喝口隨身帶的香檳酒,還別有一番情趣。登到半山,發現10多位外地游客,包括幾位老人在內,全都興致勃勃、氣喘吁吁地攀登著。望著他們一步一喘的樣子,我輕聲問其中一位老漢:“你們過年為什么來這里辛辛苦苦爬山?”“廬山的雪景美呀,值得!”對方不假思索地回答。

廬山雪景,江南一絕。寒冬時節,一場大雪降臨,整個廬山,立馬變成積雪、霧凇、冰掛相映成趣的冰雪王國。廬山的雪有兩個獨特個性,如不親身經歷、不用心觀察,未必能夠發現。

來時急切切。多年前一個冬日,我攜妻帶女從福建到南昌后,換乘“廬山號”旅游列車向九江開進的途中,時不時有陽光透過車窗照射進來。想到只有短短幾天假期,望著車窗外太陽的“笑臉”,我不無失落地喃喃道:“這次怕是無緣見到廬山雪了!”那時還沒有高鐵,一路顛簸,頗為疲勞。當晚,我們入住酒店后早早進入了夢鄉。一覺醒來,發現廬山魔術般換了新顏:漫山披雪,惟余莽莽。放眼望去,地面屋頂全覆蓋,千樹萬樹梨花開。我觸景生情,一邊喜不自禁地抱著女兒、叫上妻子,冒著嚴寒,合影留念;一邊由此及彼,浮想聯翩:廬山雪,你心地如此純凈,宛若初戀少女,悄無聲息、淋漓盡致地把滿腔情愛,傾注給了廬山這個天之驕子。廬山雪,你品格如此高雅,倘若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詩人有緣與你相遇相知,一定會留下更多更美更精彩的詩句……

去時慢悠悠。不論是我青少年時代生活過的閩地山區,抑或是我從軍、工作了10多年的九江,寒冬臘月,偶爾也會下雪,但大多是星星點點的小雪,而非紛紛揚揚的雪花,即便有時鋪成薄薄的雪毯,沒等人們大飽眼福,很快融化得無蹤無影了,給人留下絲絲念想、縷縷惋惜。廬山雪則不然。不知是對廬山百般眷戀,還是與廬山情意纏綿,一場大雪下過,縱然云開霧散、天氣好轉,沒有十天半月的,那雪也不肯消融。記得有一年冬天,我們在廬山經歷了一場雪,從臘月二十五夜間直到正月初六,下了10多天,雖然風和日麗、陽光燦爛,可山間那些靜默的、圣潔的白雪,依依不舍從朝南的部位開始,慢慢融化、緩緩消失,給人一種不忍分手、不愿別離的感覺。

雪后廬山,不論在牯嶺街心公園漫步,還是到哪個景點游覽觀光,都會讓人陶醉在晶瑩剔透的景色里,沉浸在由表及里的洗禮中。

夏日廬山,端的避暑勝地;冬日廬山,真乃冰雪世界。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的雪花,把偌大的廬山裝扮得既有北國風光的粗獷,又有南國景色的秀麗,變成“千崖冰玉里,萬峰水晶中”的琉璃世界。

雪后的廬山就像披上一層純白的玉衣,屋檐下、樹梢上,結了一條條晶瑩剔透的冰柱子,用九江話說就是“結凝”,美得讓人心醉。古往今來,人們大都愛雪。至于廬山雪,就更為迷人,更具魅力,更有情趣了。宋代程公許的《廬山雪》詩云:“倚天無數玉巉巖,心覺廬山是雪山。未暇雙林尋凈侶,試招五老對蒼顏。遠游借問有何好,勝賞何曾容暫間。卻恨此生云水腳,誤隨人去踏塵寰?!泵鞔跏理摹堵窖吩蚴欽庋吹模骸俺照棧?,廬山如白云。始知靈境杳,不與眾山群。樹色空中斷,泉聲天半聞。千崖冰玉里,何處著匡君?!笨杉窖┑鑷攘?。

當年,毛澤東曾三上廬山,并留下《七律·登廬山》等詩作。我想,假如毛澤東有機會在冬日里上一次廬山,且又遇到天降大雪,一定會有更多詩作流傳。

冬季到廬山來看雪,對南方人來說,不單路程最短,而且雪景堪與北國媲美。如若不信,有機會的話,你不妨試試看。只要身臨其境,只要是巧遇降雪,站在牯嶺,放眼望去,溝溝坎坎灑滿銀光,崖崖壑壑如覆羊絨。一旦雪過天晴,在柔和陽光的照耀下,峰嶺難分,遠近有別,茫茫一片,熠熠生輝。借用毛澤東的詩句“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來描述,再合適不過了。

《我愛你塞北的雪》中唱道:“你的舞姿是那樣的輕盈,你的心地是那樣的純潔……你是春雨的親姐妹喲,你是春天派出的使節,春天的使節……”塞北的雪是這樣,廬山的雪也不例外。都說瑞雪兆豐年,雪與春有著密切關聯,賞過廬山雪景,春天就不遠了。(作者:張桂輝)

{ganrao}